《从2008到2022》:北京冬奥会让中国冰雪真正改变

  • A+
所属分类:论坛

《从2008到2022》:北京冬奥会让中国冰雪真正改变

进入2021年,搜狐体育视频节目《从2008-2022》奥运访谈开播,第四期节目是从2008到2022之北京冬奥会倒计时一周年。搜狐体育资深记者郭健对话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和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那么,他们究竟都发表了什么观点呢?

自冬奥会申办成功以来,崇礼区坚持把冬奥会筹办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认真落实,推动冬奥会筹办和本地发展各项工作取得新成效,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崇礼区迎难而上、聚焦冬奥,保时、保质、保效地取得了冬奥会筹办工作的阶段性成果。全区上下有序推进场馆建设、赛会服务和外围保障等工作。截至目前,76个冬奥会场馆和相关配套设施项目已全部完成建设任务,并圆满完成了国际冬季单项体育联合会实地考察认证;太子城高铁站、冰雪小镇、奥运村、国家跳台滑雪中心整体亮相,完成了奥运核心区绿化、村庄搬迁。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崇礼,我是没有去过,但是有过一些了解,因为崇礼之前还是一个国家级的贫困县,虽然有着很丰富的冰雪资源,但是只有两家、还是三家。经过2015年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之后,整个崇礼的冬奥会,包括冬季冰雪产业的发展,都已经走上了一个快车道。张家口市的崇礼区,包括一系列的冬季产业,新建的雪场、雪道都随之铺开。”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申办成功之后,我们竞技层面的成绩要等到奥运会结束之后再说,但是从最近几年朋友圈或者跟大家聊天,一个明显变化就是前几年跟人聊,去崇礼了,或者去周边的雪场了,说去玩的时候,你发现他们发朋友圈滑雪,不再是去吃了什么。这种滑雪体验,现在真正上去了。以前,可能比较困难,各种因素导致的,可是现在说去就去,赛道也多起来了。几乎就是一周去一次,有的两周去一次,你能感受到冰雪确实现在变得越来越火爆,参与的人越来越多,而且有的水平比较高的,会做一些空中的动作。短短的几年之内,中国冰雪改变还是挺大的,对我来说还是挺震撼的,我们借助冬奥会发展,起码不是一句空话,已经空落在实处了,而且能看到未来有一个很好的发展。”

“我们最早的时候接触滑雪,比如说跑步,首先你自己会有一套装备吧,可能个人滑雪整套的装备确实稍微贵一些,但我不是频繁参与的,我就不会去买,会去租,现在因为频次提高了,那么就会想办法自己买一套。那么这个从市场的角度来说,也证明有这样的消费需求,我觉得产业链慢慢地形成,这就是最高级别的。也有很多人变成爱好者,就像我们去足球馆,篮球馆,羽毛球馆,现在在北京很多可能订不到场地,都是很火爆。首先,看到这样的变化之后,我们有可能产生很多高水平的、专业的、竞技性的运动员,我觉得这是一步一步来的,这种趋势还是很明显,那我们对整个冬奥会,而且这么多竞技冠军,对场馆非常的期待。”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补充说:“从我们这个视角看来,滑雪是一个人,实际上它是一个很丰富的产业链,并不是说像我们看到,只是一个人滑下来。如果我想去滑雪,可能要先去买票,那买票的话,就不得不得不提到京张高铁,就一个小时,从北京到崇礼。你在雪场,包括雪场的筹建,包括各种准备。雪场有一个设备叫压雪车,这个东西看起来可能跟压路机一样,很普通的一个装备,实际上这个装备特性并不那么简单。压雪车这个东西在全世界只有三个国家能够有独立的自主知识产权,我们中国就是在2015年之后,跻身这三个国家之一,从这一个压雪车的一个小点能看出来,实际上我们一个人从山坡,滑下来的这么一个运动,实际上它是能够带动一整条产业的,也受到这个产业的支撑。”

“场馆印象最深的,当然就是冰丝带,这个冰丝带,有一个很高大上的感觉,这是亚洲最大的冰面设计,其二,水立方我们都知道是北京奥运会的一个场馆,也是奥运会之后,非常热闹的一个地方。实际上,北京冬奥会要变身为冰立方,现在,冰立方已经能够实现水冰转换,这是一个世界上第一个实现水冰转换的场馆。去年年底,举办过一个冰壶的活动,它分几个区域,一个区域就是冰壶历史宣传,第二个区域有专业的运动员去打冰壶,第三个区就非常有意思了,游人可以到冰面上体验,自己去尝试去打打冰壶,这是一个非常有益,它是一个北京奥会场馆的体验。实际上,这对于游客本身的体育素养的提升,包括对他的体育文化的培养,有很大的帮助的,我觉得这才是体育场馆所带来的价值。”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2014年年底的时候,IOC全会上通过了奥林匹克2020议程,里面核心的几个要素,降低奥运运营的费用,可持续发展,我觉得中国在2008年举办奥运会成功之后,再次成为奥运会的东道主,我觉得这方面真的是跟IOC的决议,以及IOC理念是完全一致的、重合的,而且是切身执行的。新建一个场馆,需要成本费用太大了,我们现在利用科技的力量,成功实现了再利用。水立方变冰立方,其中的技术要求非常高,除了对冰面的控制,以及对场馆温度的控制,这种科技的含量也证明我们中国其实很强大,发展的很好。从这点来说,可以说2022跟2008有很大的不同。”

“之前的北京奥运会,中国需要一些奥运会来向全世界展示一个更强大,更好的中国。那么,现在的北京冬奥会,实际上是中国承担了更多的责任,我来帮你因为现在很多国家觉得成本压力太大了,那么中国也会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我们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没有建特别多的新场馆,首钢老的工业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现在,首钢变成一个大跳台的比赛地,已经成为打卡地和旅游胜地,很多人在那里面待一个周末,外地人来北京也去那里,我觉得这种感觉特别好,中国真正践行了可持续发展,这是我印象特别深、感触特别深的一点。”

从2008之后,奥运遗产带来的城市发展内涵不断丰富。“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的奥运理念深入人心。奥运会后,体育场馆得到充分利用,依托奥运设施举办的大型赛事和国际会议越来越多,国际交流合作更加深入。

2022年北京将再次举办冬奥会,成为世界上首个既举办过夏季奥运会,又将举办冬季奥运会的“双奥”城市。通过传承和创新北京奥运会的奥运遗产,北京将迎来“双奥时间”。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实际上,对于奥运遗产的利用,我本人非常有信心。顺义的水上中心,我去参加了一个采访,是皮划艇运动的采访,结束之后,看到赛道两边有很多很多小孩,组织方开发成各种各样的功能区,有很多家长带着小孩来玩。北京奥森公园,有很多的徒步,包括跑步爱好者,而且是不分年龄层次,有中年人,也有老同志,都进行锻炼,因为锻炼不需要任何的门槛,也不需要任何的费用,他是一个对普普通通的用户证明,持开放的一个状态。所以,作为北京奥运会的遗产,它就是一个镜子,能够折射到北京冬奥会的利用。再者,鸟巢和水立方,经常会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实际上,从北四环路过的时候,特别是旅游旺季,能够看到门前排队等候入场的人群。事实胜于雄辩,排队的人群,直接显示了北京奥运会的奥运遗产利用的成功。我们在这一点上,有一整套的心得。”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我感触最深的,还是冰丝带建成,形成了一个奥运匹克的奥运建筑群,可选择的余地很大了。不管你是专业的办比赛,还是社会上办演出,我们都有不同的场馆,水立方可以水冰转换,还有鸟巢,还有一个奥林体育公园,大家都跑步,我觉得可选择的余地非常大,那么可利用的空间,做任何活动,总有一款是适合你的。这种情况下,如果是单一的,比如这个地标只有一个馆,只能进行一个很单一的,那可能就不好了。因为别人去做活动,做赛事,哪怕是娱乐,演出之类的,越集中的话,可选择的余地越大。那么你能把人都汇集到这儿,那么你的空间就越大,而且现在很多场馆也对公众开放了,包括体验也好。还有一些青少年的比赛,也让他们去这种很正式的场馆里面去体验一下,对他们的心灵,起到那种榜样的力量,我站的舞台曾经是跟奥运冠军一个赛道,一个场地,那么他们内心对于体育的这种爱,对于体育的向往,我觉得能够完全激发出来,这对他的发展也是一个动力吧。”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关于场馆,实际上我们一直是在做减法,但是有一个数据特别值得关注,从2015年到了2019年,我们国内的冰场数量大概是从500多家,然后变成了800多家,雪场数量是从300多家增长到500多家。冬奥会场馆,我们做减法,但是从社会面来讲,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加法。”

“一次采访中,滑冰协会的主席李琰提出了一个植根计划,就是夏轮冬冰,覆盖人口要达到几百万,当时觉得很诧异,李主席很详细的解释了一下,一个城市,可能几万人去参与,如果一个省,它有很多个城市,那我们放眼国内有很多省份,实际上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数字。一个很大的数据下来,每一个参与的人,她可能本身不一定会参加,但是这么一个启蒙教育,对于孩子性格的形成其实还是很重要的,因为弗洛伊德说过,童年的经历会决定的性格。青少年的拓展性,一些冬季冰雪运动进校园,包括夏轮冬冰,实际上它能够在我们的青少年的心里面埋下一颗种子,这颗种子,是长成一个参天大树,还是长成一棵野草,实际上无所谓。”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之前采访北京市冰球协会,有一个注册的青少年冰球运动员的数字统计,2014年时这个数字大概是2000左右,2018年当时这个数是4000人,可以看到最近几年举办的一些青少年的比赛,其实还有分为两类,类似属于省市半专业队,一个就是专业队。可持续发展特别重要性,但是吸引青少年,让他们不要被电脑、不要被电子屏幕吸引,走到运动场上,我觉得这是不一样的。首先,走进冰雪场地,就要忍受一个寒冷,那么你的身体自然而然就要练得好,你的基础就跟夏季运动有些不一样,反过来青少年喜欢那种炫酷的感觉,我觉得冰雪舞台在这方面体现的更好,更美一些,我觉得年轻人就需要有这样的一个契机,让大家接触并且参与进来。”

“对于青少年来说,他讲太多理论也不如去打一场冰球,你只是还一丝血,然后当你能做就是这个。谷爱凌的妈妈开始觉得滑雪比较危险,不是特别支持她滑雪,但是她自己就说了,一次妈妈发现我在一个坡上已经可以做到后空翻的时候,她阻止我已经晚了。真的,我们不要给小孩讲太多道理,就是他喜欢就让他去玩儿,尽量创造这样的机会,让他发现那些热爱,这些产业或者说冰雪运动,我们取得蓬勃发展的,这种主体的线下的竞技运动,永远是那些线上的游戏或者其他的电子类产品所无法取代的。因为它那种真实的感受,你享受这种运动带给你肌肉的和精神的愉悦,是没法被任何东西所代替的。”

目前距离北京冬奥会开幕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时间了,对于北京冬奥会开幕式和开幕式圣火点燃方式也充满了期待。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平昌冬奥会的开幕式,它主要是分成几段,包括一个是历史,一个是文化,一个是冰雪,我个人猜测我们的北京冬奥会的开幕不能绕开我们的历史传承,然后第二肯定是要展现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然后第三就是要想办法把这个冰雪元素和文化结合在一起。至于说点火,肯定都是一些这个国家历史上的传奇运动员,包括平昌的金妍儿。我们北京冬奥会来讲,因为我们包括冬奥会首枚奖牌,包括冬奥会首枚金牌,实际上,我们的冰雪名将可能也就是这些,我觉得大家尽可以在这个名单里展开我们的想象力。”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我个人倒是觉得在期待开幕式点火之前,我更希望我们能迎来一个相对不受疫情影响的冰雪赛季。因为受到疫情影响,最近两个冰雪赛季,全世界冰雪健儿,实际上的训练备战都不是一个健康的赛季。我们需要一个这样的调节期,而且也就是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怎么让大家迅速的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最好的运动员站在冰雪的舞台上?我觉得这是最现实的。毕竟我们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那么到了这个舞台上,我们更希望看到一个竞技舞台上特别完美,所有运动员都发挥出自己最高水平的盛会。至于北京冬奥会的开幕式点火仪式,体现我们中国的一些元素,我们的文化,我觉得都是必然的,只不过我们现在更应该期待的情感化,让大家赶快回到赛场上,现在其实是处在一个不太健全的状态,总是自己和自己比,自己练得比较多,其实全世界范围都是一个这样一个比较遗憾的环境中,希望能尽快结束疫情。”

(馒头)

责任编辑: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